˙
新闻与出版物
广告违法案件的应诉抗辩攻略
2017年08月08日 发布人:华诚小编

广告违法案件的应诉抗辩攻略

 文/吴月琴

 

新《广告法》实施以来,快消、零售行业面临严峻考验:一方面因涉嫌虚假宣传、广告侵权等不正当竞争行为面临行政立案查处,另一方面遭受职业投诉人的 “团队作战”、滥诉与索赔。2016年,上海市共查处各类虚假违法广告案件2802件,罚没款8556万元,分别比上年增长37%和46%,均为历史新高。快消、零售企业应对广告违法案件调查,主要可从以下角度进行应诉抗辩。

一、责任主体抗辩

《广告法》规制参与广告活动各个环节的广告主体,包括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电信业务经营者、信息网络服务提供者、公共场所管理者。不同的法律主体,承担的法律责任不同。如:广告主应当对广告内容的真实性负责。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应依法查验广告主的资质、经营范围等证明文件,核对广告内容。广告代言人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证明。公共场所管理者、电信业务经营者、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对明知或者应知利用其场所、信息传输、发布平台发送、发布违法广告的,应予以制止。

虚假广告案件的应诉抗辩中,企业应首先厘清自己在广告活动中的主体地位。广告主对其虚假广告给消费者造成的损害依法承担民事责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不能提供广告主的真实名称、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的,应先行赔付。对于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服务的虚假广告,或者明知、应知虚假广告仍提供广告服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和广告代言人应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

在互联网环境中,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仅仅提供信息网络通道服务,对违法广告的发布没有掌控能力,按照“避风港”原则,接到权利人的有效通知后及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即可免责;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如同时兼具广告发布者、广告经营者等身份的,法律责任承担具有复合性。以魏则西案为例,百度的搜索推广(竞价排名)服务如定性为“广告”,百度作为广告发布者,则应对医疗广告主资质及医疗广告内容承担事先审查义务。没有履行该资质审查义务,百度应与广告主对给消费者造成的损害承担连带责任。反之,如百度仅为信息服务提供者,在“明知或者应知”情况下对违法广告履行删除链接等制止义务即可。

二、管辖权异议

企业在收到有关违法广告案件的立案通知时,也应考虑有关执法机关是否对本案享有合法有效的管辖权。

《广告法》第二条规定了广告法的适用范围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随着广告传播的全球化,如争议广告的广告主、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互联网服务器等均不在中国境内,广告仅仅可在位于中国境内的网络终端播出,中国执法机关对此类广告活动是否可以行使管辖?这就涉及到广告违法行为发生地的判定。如:2016年法国欧洲杯球场出现了海信(Hisense)品牌广告——“海信电视·中国第一”。该广告随着球赛直播及转播,辐射全球。一种观点认为该行为涉嫌违反我国《广告法》。《广告法》中的“境内”应包括违法广告危害结果发生地;另一种观点认为此类广告的受众群边界并不明显,中国可视为危害结果发生地,但很显然并不是唯一的危害结果发生地,全球所有可能收看广告的地区均称为危害结果发生地。一个广告行为可由数百个国家、部门管辖,很显然不合理、也不可行。因此,中国的市场监管部门实施监管就不恰当。从中国执法部门目前尚未对该案立案查处来看,中国行政管辖权的认定更倾向于合理边界。

关于互联网广告案件的地域管辖。鉴于网络的特殊性,依据国家工商总局的有关规范性文件,对网络广告经营活动的监管,以经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许可、备案信息中的网站主办者所在地为准,由工商机关对网络广告经营活动进行监管。对无备案信息的网站,由网站IP服务器所在地工商机关管辖。

 

三、艺术性修辞抗辩

《广告法》第四条规定,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实践中,为了增强艺术感染力和感官冲击力,广告通常会大量使用各种夸张甚至虚构的表现元素做修饰。这就涉及到“虚假广告”与“合理修饰性夸大”的界限与甄别。一般而言,合理的艺术性夸大宣传并不会被认定为虚假广告。以理性消费者的角度去考虑,若该艺术修饰的程度并不会引人误解,则属于合法的广告内容。因此,企业在涉及虚假广告诉争中,也可从广告内容本身角度进行说理与抗辩。

在佳洁士案中,佳洁士广告使用了看得到的炫白笑容,只需一天等用语。法院查明,根据当事人提供的第三方试验根据,涉案牙膏在使用七天后,才起到美白牙齿的功效。上述广告用语,显然对产品的起效时间进行了夸大。而索芙特案中,“索芙特玫瑰香薰香浴露”的产品标签上印有“令肌肤细致饱满,水嫩剔透自然呈现”等宣传语,有消费者向法院起诉,认为该广告语 “夸大产品功效、欺骗消费者”,属于虚假宣传。法院认为,该宣传语虽对涉案产品具有一定的美化作用,但从日常生活常理来看,并不足以形成对产品性能的夸大,也不至于误导、诱使消费者购买该产品。因此,涉案宣传语不构成虚假宣传,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四、举证责任抗辩

违法广告的行政诉讼案件,行政机关(被告)与行政相对人(企业,原告)在行政诉讼中承担的举证责任不同。根据《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二条的规定,“被告(处罚机关)对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换言之,处罚机关应当对处罚的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承担举证责任。具体到广告案件,处罚机关如果认定某个广告系虚假广告,须能证明涉案的广告内容确有虚假内容。

以联合利华案为例,联合利华因销售某洗发水广告语:“14天强韧深层修复”、“只需14天,秀发回复活力强韧,尽情释放美丽”受到上海市工商局卢湾分局行政处罚。行政诉讼中案件的主要争议焦点在于举证责任的分配。联合利华认为: “原审改变行政诉讼举证责任分配原则 ,要求上诉人承担对广告用语真实性、准确性的证明责任,于法无据”。二审法院认为,“行政机关负有证明具体行政行为合法的法定举证责任,但在其举证达到一定的程度后,转由广告主负有证明其广告真实、准确的责任”。

企业在发布广告前,广告主完全可以进行公证,或以书证、物证或视听资料等证据形式保留下来。在实践中,若使用第三方机构报告,则企业可从机构身份和资质、调取报告全文、出具方提供或认可、报告的调查目的、统计方法、样本选取、适用范围等因素综合审查,提出抗辩,供各方查证。若企业不能证明其广告语真实,没有履行确保其广告内容真实的基本义务,则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五、职业投诉人抗辩

消费维权类案件,职业投诉人频频投诉、举报或信访,缠诉,起诉后撤诉,有时甚至运用媒体施压,滥用行政司法资源。投诉主体呈现商业化、团队化、职业化特点,往往利用惩罚性赔偿为自身牟利,甚至借机对商家敲诈勒索。

职业投诉人,是否属于法律意义上的“消费者。对此,工商总局发布《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征求意见稿)》第二条提出,“金融消费者以外的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组织以营利为目的而购买、使用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行为不适用本条例。职业投诉人如若越过索赔的合理度底线进行敲诈勒索,可能构成刑事犯罪的范畴。

若企业遇到有敲诈勒索行为的职业投诉人(如有索要封口费、屡次纠缠滥诉)等情形,可以进行对话录音或运用监控录像等进行证据固定。同时,企业间可以形成联盟,建立“职业投诉人”黑名单。对于此类投诉人发起的投诉与诉讼,企业可以向受理部门及法院提出对投诉人/原告的消费者身份及诉争目的的正当性与合法性提出质疑与抗辩。

 六、广告费用计算抗辩

退一步说,假定企业已存在违法广告、需承担法律责任的情形,还可针对违法行为轻重、行政处罚责任大小进行抗辩,这就涉及到广告费用的认定。

1、广告费用难以计算

在Kimi Lin童星代言清风品牌案中,清风提出:虽然Kimi广告、出席演出活动形式众多,但由于实际悬挂含有Kimi Lin的广告代言人形象的广告版数量无法精确统计、当事人自行创意设计当事人涉案广告、无创意费用等原因,实际广告发布费用无法计算。在广告费用难以计算的情形下,依据《广告法》第五十八条,处十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清风公司最终被处以十万元行政罚款。

2、广告费用明显偏低或没有广告费用

若证据证明确广告费用偏低或确无广告费用,如淘宝网店发布宣传内容,或广告载体性质决定无广告费用(本人微博、微信等自媒体平台发布广告),则企业可依据过罚相当原则以及工商广字[1999]第89号提出抗辩,要求按照情节轻微、较低数额予以处罚。对于没有广告费金额的,实践中,往往依据工商总局《关于在查处广告违法案件中如何确认广告费金额的通知》第4条认定,即首先根据备案、公布的广告收费标准确认;若未备案的广告收费标准,比照违法当事人同类广告的收费标准确认。

七、程序违法抗辩

依据《行政处罚法》、《行政诉讼法》等相关法律法规,行政执法应当遵守法定程序,即严格按照法定的方式、步骤、顺序、期限等实施。行政机关如违法法定程序,企业可以程序违法抗辩。

执法人员从事行政执法活动时,应当向当事人出示证件。没有取得行政执法资格的人员不得从事行政执法活动,协助执法的人员只能按照规定从事相关辅助工作,不得单独执法。调查取证程序中,如调查人员未按《行政处罚法》规定需由2名以上执法人员组成,并出示有效合法的执法证件,则企业可依据该数量要求、出示证件等不合要求提出抗辩。

行政机关现场检查的范围、要求提供的资料以及查封扣押的对象,都必须与其调查的事件或者查处的违法行为直接相关,不得任意扩大范围,否则企业可以拒绝。若执法人员未明确要求提供的材料与违法行为间的直接相关性,并未给予充分时间准备材料,则企业可提出调查取证程序违法抗辩,拒绝行政部门不合法、不合理的要求。

在浦江县市场监督管理局2015年一起涉及行政执法程序违法案中,行政相对人提出“被告对本案处罚立案是在2015年9月24日,却在2015年9月18日就集体讨论作出处罚意见,显然程序严重违法,是钓鱼执法;其次,被告在执行过程中,一名执法人员在执法时未出示执法证件;另一名出示的是场执法人员执法证是技术监督局的执法证件,其没有工商执法权。因此,被告的执法程序严重违法,其作出的处罚决定也应予以撤销。”

无论抗辩策略或技巧如何,最好的情况仍是没有诉争。从防患于未然角度,我们建议企业应在日常工作中重视对广告的合规性审查,注意合理的修饰性夸大与虚假广告的甄别。面对职业投诉人的滥诉,也应及时固定证据,提出合理质疑。企业若进入行政投诉或法院诉讼程序,也可从责任主体、管辖异议、举证责任、广告费用计算、程序违法等多方面抗辩,以最大化地维护公司合法利益。


本网站之内容旨在提供有关华诚的一般信息。本网站之内容不得被视为与访问者建立律师-客户关系,也不视为是为任何具体事宜提供法律意见。网站访问者应向律师咨询以获得专业法律意见。 对于任何争议的特定事实和情况,在没有获得恰当的法律或其他专业意见之前,本所客户和其他网站访问者不能将华诚网站上的任何信息作为采取行动与否的依据。

© Copyright 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5028801号 隐私保护 | 用户反馈

沪公网安备 31010402001317号

Lin